回顾——深度聚焦:瑜伽导致伤痛说 _ 隽体健身私教工作室

回顾——深度聚焦:瑜伽导致伤痛说

yujia

 

      在中国,瑜伽在城市极度消费的同时,一些人开始因练习瑜伽受伤而被送进急诊室或者去看医生。然而,让这些受伤者尴尬的是,无论是严重的瘫痪还是腰椎间盘脱出,在医学上,他们很难获得支持。

医学专家认为,瑜伽中有很多反关节运动,不适合大众练习。

郑欣媛的腰4/5椎间盘脱出,不得不接受一场手术,治疗花费近十万元。 摄影_刘林

当古老的瑜伽艺术和现代商业结合在一起,对于消费者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在中国,瑜伽在城市极度消费的同时,一些人开始因练习瑜伽受伤而被送进急诊室或者去看医生。然而,让这些受伤者尴尬的是,无论是严重的瘫痪还是腰椎间盘脱出,在医学上,他们很难获得支持。

从印度传播到世界各地的瑜伽,对于现代都市人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在上海少妇郑欣媛看来,可能是自己那场疾病的开端。

昏暗的灯光下,郑欣媛尽可能地将那双僵硬的腿伸直,让双手抓住脚,头尽量地靠近膝盖。这是瑜伽体式中最基础的一招,虽然郑欣媛已经练习了大半年,但是她还是掌握不好。

黑黑瘦瘦的印度瑜伽老师,走过来,又将她的背向下压了压。这个力度,在他看来,只是微乎其微,有时他甚至会在学员的背上坐一下,用力地校正学习者不正的姿势。

“事实上,我感觉有些难受。”时隔半年,郑欣媛回忆说,“我那时就打算以后尽量不上他的课了。”

一年多以后的今天,由于腰椎间盘脱出,36岁的郑欣媛已经远离瑜伽,更严重的是,4颗合金钉不得不固定在她的腰椎的第4、5节上,脊柱旁的金属附件已经取代了这两节关节间的运动功能。现在,她再也不能像当初在瑜伽馆里那样弯腰了。

郑欣媛只是中国众多瑜伽练习者中的一个。将她席卷而入的,是始于20世纪80年代在全世界兴起的瑜伽热。根据2008年4月《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在全球,练习瑜伽的人群正以每年50%的速度递增,美国瑜伽练习者每年大约新增70万人,而在中国,80%以上的健身馆都开设有瑜伽项目。

然而,在这个统计数据背后,只有10%的中国瑜伽练习者,知道练习瑜伽不当,容易造成运动伤害。与此相佐证的是,中国的骨科医生、运动损伤治疗者正面对越来越多因错误练习瑜伽而半途而废的人,有的还因为练习瑜伽受伤而被送进急诊室。前来治疗的受伤者,有学员,更有教练。

意外的瘫痪:

郑欣媛被瑜伽吸引,最初只是来自一次体验课。

2007年的10月,在她居住的上海浦东大型社区——证大家园,一家位居居民楼底层的瑜伽馆新开张。作为家庭主妇的郑欣媛,对瑜伽的认识只单纯局限于这两个字眼上。

这家瑜伽馆虽然位于小区内,但装修并不简陋,印度风格的挂饰和柔和的灯光,给人神秘而又温暖的感觉。不爱运动的郑欣媛,去这家新开张的瑜伽馆上了一堂体验课后,决定正式报名。与一些目的明确的瑜伽修炼者不同,她只想出出汗,锻炼一下身体。

她的练习强度一直停留在初级阶段,只是做一些常规的基础体式,“拜日式”是她经常做的体式——在被国内瑜伽界奉为“现代瑜伽圣经”的《瑜伽之光》中,这是适合初学者练习的简单体式。“就是去出下汗,又不要练成什么样子,看到中级班他们的动作,我害怕,不敢做。”郑欣媛回忆说。

很快,郑欣媛便喜欢上了瑜伽,“音乐一放,老师用很轻柔的声音说话,确实让人很享受、很放松”,她甚至给丈夫季平和14岁的女儿也都办了卡,一家三口以每周2-3次的频率练习。

在一年多的时间中,感受到瑜伽魅力的郑欣媛,和丈夫不止一次地向朋友推荐这项运动,根本没有意识这里面可能潜伏着负面效应,更难以想象与瑜伽相关的“运动伤害”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2009年1月,郑欣媛开始感到腰部酸痛,便停止了瑜伽练习,但也没这太当回事。两周后,她的左小腿外侧出现麻木,直到一天清晨,她发现自己不能下床—“瘫痪”了。

2009年1月16日,丈夫季平把郑欣媛送进了上海长征医院,这家第二军医大学附属医院骨科,在国内颇具声望。核磁共振结果显示,郑欣媛的腰4/5椎间盘脱出,向上位椎体后援移位,并有大块髓核突出于腰4/5左侧侧隐窝,左侧神经根严重受压,硬脊膜及马尾受压……

这让他们很意外。“当时接诊的医生看到片子就问我,你们是搞什么运动的,弄成这样”,季平说,“他说如果是运动员,很好理解,但30多岁的家庭主妇怎么会这样?”

季平和妻子想了一通,就对医生说,郑欣媛只练了一年多瑜伽,“医生立刻回应称,瑜伽不能随便练”。这是他们第一次听说练瑜伽也会伤到骨头,也是第一次听到“运动损伤”这个词,但对于医生把瑜伽作为受伤原因的推断,他们还是不太敢相信。

1月21日,牛年春节前5天,郑欣媛被推上手术台,接受了“腰后路减压植骨内固定术”,4颗合金钉和其他金属附件将固定在她的体内伴其一生,而治疗过程花费近十万元。

郑欣媛出院后,季平开始寻找妻子腰椎受伤的原因。

他的不解在于,“确实奇怪,一个家庭主妇,在家闲好多年了,不干体力活也不用长时间坐着,也没有磕磕碰碰,怎么会这样?”郑欣媛也认为,自己没有相关病史,前几年体检都没有发现腰椎有问题。

而曾被郑欣媛当做姐妹一起逛街购物的瑜伽馆老板,在得知她的伤情后,再也没有与他们联络,这更让这对夫妇倾向“瑜伽致伤”的判断,“同住一个小区,即使作为朋友,做了这么大手术,来问候一下总是应该的吧”,季平说。

季平将妻子受伤经过发在了小区论坛上,想警示一下瑜伽练习者,但没具体指出瑜伽馆的名字,随后,便有两名业主跟帖说,他们也在练瑜伽期间脊椎出了问题,但不能肯定就是因瑜伽练习导致的。

在网上Google一下,季平惊讶地发现,“瑜伽受伤”这个关键词,居然搜出56万个帖子,而来自成都、深圳,甚至台湾的媒体报道中,一些瑜伽练习者都出现过和妻子类似的脊椎损伤,有的甚至导致瘫痪,而“练瑜伽”成为他们共同的经历。

证据不足的“运动损伤”:

郑欣媛的悲剧,同样发生在同龄的李丽身上。

36岁的李丽,2003年便在深圳开始练瑜伽,因为有舞蹈功底,很快学完初级体位的她,在教练的鼓励下开始尝试高级动作。2006年,李丽在一次咳嗽后忽然感到腰部剧痛,经医院检查,她的腰椎损伤。

“医生直接问我是不是练瑜伽,说不久前接诊过一个病情相同的瑜伽老师。当他说出这名瑜伽老师的名字时,我就呆住了,这个老师出过瑜伽书籍和光盘,还指导过我们排练瑜伽表演节目。”李丽回忆说。

而四川姑娘王依,则是因为想治好失眠,买了一套瑜伽教材在家自己练习,“上面只说了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人不宜练习,没有提示可能会关节损伤。”。

两个多月后,王依因为腰痛进了医院,检查结果是腰椎间盘突出。“我也难以证实究竟是不是瑜伽造成的,看了很多资料,发现很难说清,希望有人能拿出医学上的权威研究,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

在记者接触到的8位瑜伽受伤练习者中,最年轻的只有21岁,练习瑜伽时间最短的只有8天,大都是女性。将这些受伤者彼此相识的是,一个网名为“半路”的人,他在天涯、网易博客上发表的帖子,将瑜伽与他们的伤情联系在一起。

在“半路”的博客上,他这样阐述自己对瑜伽的理解:“每当看到瑜伽的清洁法时,我就想到屠夫和大厨。除了屠夫和大厨之外,没有其他人会那么对待人体:用各种方法,把人体的消化道整治得干干净净——拿着活体当死体整治。”

39岁的“半路”,真名为程松峰,在河南南阳从事养殖业。1990年,19岁的程松峰已经是“藏密瑜伽研究会”会员——当时的瑜伽,只被认为是气功的一种,远没有今天这样的影响力,也没人想到瑜伽还可以像今天这样经营和盈利。

“当时的环境,全民练功,很多研究会都是为了赚点小钱,几个人说成立就成立了,”程松峰说,“现在瑜伽馆里教的,也不是那时候传过来的瑜伽,藏密瑜伽不像我们今天看到的印度瑜伽那么重视体式。”

2006年,寄居深圳的程松峰,偶然来到一家瑜伽馆,看到正在招教练,便好奇地报了名,虽然没有教练资格证,但是他还是被轻松录取。干了几周后,程松峰发现,很多瑜伽体式与自己之前理解的中国传统养生体系和运动理论有矛盾之处,同时,他也发现一些瑜伽教练身上都有伤。

从那时起,他便把自己论述瑜伽危险性的文章,发到论坛和博客上,从瑜伽起源的不科学到商业化推广的种种弊端,但这些言论受到了强烈的质疑和反对,他在天涯社区和新浪网的博客也被关闭,“现在的瑜伽已经成为一个行业,有巨大的商业利益,他们的公关手段也很强大。”程松峰这样解释。

成为“网络上第一个跟瑜伽叫板的人”后,季平、李丽也因此与半路建立了联系。为这些因瑜伽走到一起的受伤者,他建立了QQ群。这个群通常都很安静,大家有时会互相安慰,讨论一下治伤的经验,奇怪的是,向教练或者瑜伽馆索赔这类的话题,并没有成为他们的公共讨论问题。

“伤患们索赔很困难,自身处于弱势,另外也很难在技术上把受伤原因解释清楚,缺乏证据。”在程松峰印象中,“只有无锡一位伤者索赔成功。”

同样,郑欣媛夫妇也从没有直接上门找瑜伽馆方面理论此事。“我找过律师,但分析下来,律师认为如果打官司,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法院调解,对方可能只赔个两三万元,打官司成本也差不多这个钱了。说到底,我们手上没有能直接证明瑜伽致伤的证据。”季平郁闷地说。

错位的瑜伽:

瑜伽(YOGA)在梵文中本意为 “联接”,有天人合一的意思。它通过体式的习练和呼吸控制来平衡身体,通过控制身体,最终控制精神、意志,使练习者安定、喜乐。当瑜伽这脉精华走出印度,开始传播,它的本来面目也开始一点点转变。瑜伽的推广者需要让受众看到的是可以量化的效果:比如体重、睡眠时间、身体状况等,他们渐渐只截取其小部分功能告知消费者,更多的人觉得瑜伽是一项健身运动。

事实上,如美国《时代》周刊所报道的,无论何种形式的瑜伽都不是人们保持健康的万能手段。据美国健身理事会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专门练习瑜伽者的心脑血管健康状态并没有得到改善。而且,练瑜伽也不是减肥的最好办法。此外,虽然在缓解压力和减轻骨关节炎等方面有一定作用,但它并不能治疗骨质疏松症。

对于郑欣媛、季平的难题,治疗运动损伤的权威机构—上海华山医院运动医学中心主任陈世益也爱莫能助。“如果不经过进一步的研究,现在还很难把瑜伽作为这些受伤个例的致伤原因,任何运动都有运动损伤的风险,腰椎损伤是其中比较严重的。为什么是这些人受伤,一种可能是这些受伤者本身就不适宜做这类运动,也有可能是运动超出了生理极限。”

但即便搞清原因,陈世益还是认为,这些个例也不足以从统计学意义上说明瑜伽是否安全,陈世益还没有见到国内有过这方面的数据统计,而太极拳的运动损伤研究,早有前人做过。2009年,华山医院运动医学中心共收治了20余名受伤的瑜伽练习者,与足球、篮球相比,这个数字很小。

在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骨科医生中,没有一人练习瑜伽,而该医院骨科主任医师、全军骨科研究所所长贾连顺的印象中,长征医院早在七八年前,便开始收治受伤的瑜伽练习者了。

“成年人的韧带和骨骼结构都已经发育成熟,再去练一些(要求肢体)柔软的动作,关节,特别是脊柱关节,在超生理位置上过度活动,超过了韧带和骨骼压缩、伸展的范围,往往就会造成损伤,这种活动,就是所谓反关节运动,”贾连顺解释说,由于这种损伤最初伤害的是软骨和韧带,所以在一般的影像学检查上不易被发现。

这个观点,陈世益也颇为认同。他认为,瑜伽中有很多超出正常关节活动范围的反关节动作,不适合大众练习,“从理论上讲,瑜伽的损伤风险是超过慢跑、太极拳的,它要求突破自己的生理极限。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练瑜伽,本身脊柱不健康,柔韧性不好的人,最好不要练。”

“脊柱的前曲、后仰、左右旋,都是有一定限度的,像那种坐在垫子上,头和胸完全贴住膝部的动作,就超出了生理限度,如果不是从小练习的职业运动员,也应该尽量避免。”贾连顺提醒说,事实上,即使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专业人员,过度、过量地弯曲脊柱,也有风险。

虽然不主张完全否定瑜伽,但贾连顺认为瑜伽不宜被提倡和推广,运动幅度和自身年龄,都是瑜伽练习者必须要慎重考虑的,30岁以上的人已经不宜进行瑜伽训练。

对于众多瑜伽受伤者遭遇到的举证难题,贾连顺说:“研究瑜伽的运动损伤,要得罪太多人,一是经营者,二是崇拜者,所以没有什么人去做研究,我们能做的就是提醒练习者,一定要先做好准备和防范。”

出生在台湾,经过中西医学院训练的黄宗隆,目前是一名在上海执业的中医师,尤擅中医正骨术,同时也在教授中国传统养生术。他对瑜伽可能造成运动损伤的看法与前面两位西医专家稍有不同:“即使正确的练习,瑜伽也不是用来治病的,而是让健康人达到更好的状态的,如果身体本身就有不健康的地方,瑜伽就可能起到雪上加霜的效果。”

而在他看来,现代都市人群中超过半数的人不能算健康,每个打算练习瑜伽的人,都要对自己的身体有明确的了解,这却常常为人们所忽略,甚至有的人就是抱着治病的目的去练习瑜伽的。黄宗隆的诊所也时常走进受伤的瑜伽练习者,“有学员也有教练,但具体数字我还是不说了”。

与几位中国同行不同,在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立医院运动医学教授格利博士几乎没有见过脊椎受损的瑜伽练习者。他告诉南都周刊记者,“据我所见,一般都是肌肉拉伤,严重的肌肉损伤和肌腱断裂非常少见,也很少见脊椎损伤,我认为这种概率是非常小的。”

“一个想通过瑜伽减肥或达到什么目的练习者,他如何掌握好运动程度,人的脊椎上没安报警器,只有靠专业的教练,但中国的教练们有这个能力和动力去做吗?他们自己也在受伤!”面对美国人乐观的看法,“半路”程松峰更为悲观。

混乱的瑜伽生意:

陈世益去年11月曾去印度出差,“我告诉印度医同行,中国有很多人在练瑜伽,他们都感到很奇怪,在印度练瑜伽的是一批从小就开始的人,有些像我们这里的杂技艺人,我的印度朋友和他们的家人都不练。中国有很多健身方法,为什么火的是瑜伽呢,因为现在的瑜伽迎合了某种潮流,可以瘦身,可以这个那个,很多人就蜂拥而去了”。

根据流行的说法,瑜伽原本是古印度僧人的一种修行方法。高僧们为了进入心神合一的最高境界,经常僻居原始森林,静坐、冥想。一个真正的瑜伽大师往往需要至少20年的潜心修炼。然而,根据中国媒体公开报道,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城市,短则几天,长则3月,瑜伽教练便速成出炉,执业上岗。各种资质认证更是叫法不一,无章可循。

在郑欣媛一年多的瑜伽练习中,上过几位老师的课,他们的风格都不相同,有的更愿意教学员们冥想,有的则更专注于体式的训练。而在证大家园的那家瑜伽馆里,只有一位常驻教练,其他都是在几家瑜伽馆之间串场,“他们一个月能挣到一万多元,但也很辛苦,每天要练很多遍,”郑欣媛说。

这是国内大多数瑜伽馆的现状,教练可以赚更多课时费,瑜伽馆老板利用流动教练节约成本。目前流行的这种瑜伽经营模式,最早开始于美国的健身房,上世纪90年代随着健身房的普及进入中国。几乎不要求运动技巧、占地面积小、充满神秘感又被宣称具有多种功效的瑜伽,从作为健身房的附属项目发展到独立地建馆,只用了几年时间,如今,大小瑜伽馆已经从特大城市开到县城。

目前中国市场上瑜伽会馆,按形式和内容大致可分为:大型连锁综合瑜伽会馆、小型专业瑜伽会馆、依附于大型健身会所的瑜伽课程、为个别学员服务的私人教练,价格从30元/节到300元/节不等。瑜伽的产品线也很丰富,从最初的古典瑜伽、哈达瑜伽等,派生出了流瑜伽、热瑜伽甚至孕妇瑜伽等十余个品种。

然而事实上,在看似繁荣有序的瑜伽市场背后,几乎不存在任何规范的行业管理和行业自律。

“去培训,除了学身体上的功夫,还有一套程式化的授课方式,其实瑜伽馆老板在聘用教练时看中的,不是那张证书,而是看他有没有足够的个人魅力,这个很微妙,一个‘好’教练,可以把学员们搞得服服帖帖甚至有些崇拜自己,”程松峰说,“瑜伽馆里安静的气氛,轻柔的音乐,配上教练恰到好处的声音,也许可以起到些催眠效果。”事实上,程松峰本人在两个月的教练经历中,也没有教练证。

记者试图了解国内几座大城市瑜伽馆的数量,但发现由于没有专门的管理机构,这个任务几乎不可能完成。而有意思的是,国际瑜珈学院、亚太国际瑜伽协会、中国瑜伽行业协会、亚洲瑜伽协会菩兰瑜伽、国际瑜伽导师协会……为了标榜正宗,这些协会无一例外地宣称自己是国内第一家自始至终拥有纯正印度瑜伽教学保障的会馆。

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葛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瑜伽这项运动还没有在体育总局立项。也就是说,想开一家瑜伽馆不需要到任何一级政府体育运动管理部门进行资质认证或登记备案,只需要在工商、税务、卫生和消防等部门办理基本手续即可,这不比开一家烟摊麻烦。

自认为被瑜伽伤害的郑欣媛,现在只能待在家里,在医生的嘱咐下,尽量不拎重物。小区里,那家还在开门营业的瑜伽馆,她再也没有涉足。有天,她朝这家瑜伽馆望了一眼,愕然发现,一位两年前做前台的十几岁女孩,现在已经是馆里的教练了。

分享:
b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