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看待体能训练的“火爆现象”【转】 _ 隽体健身私教工作室

正确看待体能训练的“火爆现象”【转】

12171522_775502

        所谓体能,在我们的《词解》里称之为“运动员机体的基本运动能力”,是运动员竞技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国家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期,由国家体委组织的大规模选材测试和尔后的有关理论研究中,将体能又分解为机能、形态和素质。近年来,人们对体能组成要素的理解逐渐归同于以下认识:运动素质是体能的主要表现,形态是运动素质的人体解剖学基础,机能则是运动素质的生物学基础。

长时间以来,在一些技能和战术能力为主导的竞技项目中对体能训练重视不够,训练方法与手段单一、枯燥,是需要引起重视和加以改进的。现在,人们对体能训练给予了更多的重视,从国外引进了一些新的练习方法和手段,都是非常有益的。但是,应该指出的是,体能与体能训练不是一个新的领域,不是一个新的问题,我们国家自从有从运动训练以来就有体能训练,只不过当年称之为“身体素质训练”。这两个概念的涵义略有区别,而基本内容是一致的。我国体育界对体能做过许多研究,如果你去查“运动素质训练”或“身体素质训练”,就会找到很多文献。例如,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著名撑杆跳高运动员胡祖荣,颈椎受伤造成下肢瘫痪,伤后在轮椅上潜心研究,写过一本书叫身体素质训练1500例,汇集了1500个训练手段。我记不得书里的具体内容了,说不定悬垂练习、类似瑞士球练习它里面都可能有,你要是把它找出来,起个名字组合一下,说不定比那个瑞士球还要风靡。这本书在北京体育大学图书馆我想能够查到。我的意思是说体能训练、运动素质训练在国内外训练界都不是新东西,早就有,我们就是多年习惯就这么练了,没有重视推陈出新,练习的方法、手段单一、枯燥,需要改进,应该丰富。结果,从美国这边引进一个“核心力量训练”,那边又引进一个“功能性身体训练”,并标之以“完全不同的最新训练理念”,“整个颠覆了我们的训练理论”等等,这就值得商榷了。

前面已经谈到,体能是运动员竞技能力重要的组成部分,引进、学习国际上有效的训练理念、方法、手段都是必要的、有益的。但不恰当地夸大其词,就会带来一些负面的认识。按照上述说法,似乎我们国内过去就没有进行过体能训练,似乎我们过去都不知道应该注意按照比赛对身体功能的需要去组织体能训练,似乎我们整个的运动训练理论都应该围绕着“动作”去阐述、去构建了(动作是一切运动项目技术的基本单元,但却决不是运动训练的一切)。运用逻辑学的“归缪法”推论可以明显地彰示问题的所在,这里明确地提示我们,凡事都要注意把握好“度”,言过其实常常会适得其反。 


关于“核心力量训练”,我认为中文翻译得不够恰当。英语单词是“Core”,但是翻译成中文“核心”、按照中国人的理解就意味着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所以核心力量训练,中国人看起来就变成了最主要的力量训练。所谓“核心力量训练”,即人体躯干部位的力量训练,确实很重要,但不能说对所有竞技项目都是“最”重要的。我认为,汉语词义学中对“核心力量训练”的理解与“Core training”的本意是有区别的。我刚才这么讲不是说这些练习不好,像皮划艇运动员在瑞士球上做一些提高平衡能力的练习,显然是有益的,训练中根据需要采用特定的方法和手段分别发展不同竞技能力,这也是合理有效的。“功能性身体训练”强调更加关注练习对于专项运动的价值和功能,注意防伤防病,这都很好;但是如果说“功能性身体训练”,提出了一种全新的理念,我就不太理解了。我认为任何一个学科都有它的基本理论,基本理论的稳定体现着学科理论成熟的程度,运动训练学的基本理论也应该是相对稳定的。如果今天一个样,明天又一个样,今天是素质训练,明天变成了核心力量训练,后天变成了功能性训练,再后天又变成了动作即是一切、动作既是竞技,这正表明了我们理论认知的不成熟。所以一个新的东西来了,我们要看到它的价值、它的作用是什么,吸取其正确的、合理的内核,千万不要无限制地放大,不适当地夸张。 

分享:
bd